黑羽子文

喜欢的人是天使,仙子,精灵。

【新年贺文】宿敌恋人

cp:快新

原创,短篇。感情戏居多,心理描写多。

有毛利兰客串。

快新两人设定:

18岁(高三)+会饮少量酒(作者私心设定)

另:斗子未公布身份

背景设定:

交往时长半年+同居+确认关系

最后,迟贺各位2016新年好啦!

正文↓

-楔子-

[工藤宅]

寒冬夜里,仅有两人的空屋未免显得过分冷寂。快斗在高脚杯中斟上红酒,映着身旁壁炉中摇曳的火焰,深色液体此时竟也透出如同宝石般的灵动光泽。

“新一……”在尴尬的沉默后,他终于出声。新一不知是在专注些什么,眼睛直盯着墙上那在火光投射下大得略显诡异的黑影看。

声音似乎在指向自己?

“新一?”他重复道。自从两人确立关系后,他便一直这么唤着自己了。自然而然的语气,虽并不会在外人眼中显得过分亲昵,但一开始总觉得有些不习惯。

“嗯?”

“新年就要到了,”快斗轻摇杯中的红酒,液体随着他手腕的活动而打转,“我送你一个大大的新年礼物怎样?这是我们一起后的第一个元旦节呢。”

新一闻言微讶,却不看向他。将自己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后,才转头直视快斗的眼睛。

也许是酒的缘故,新一感觉暖意渐渐爬上身躯。

大概现在自己的脸很红吧?

火光时暗时明,对方的眼神亦显得扑朔难解。


“好啊,我可等着呢。”


-1-

新年前的一周,他突然消失了。

因为本就没在这里住下多久,所以“消失”似乎也不显得奇怪。若不从衣柜、玄关的细枝末节寻找,当真难以寻得他消失的证明——

两套校服、一个魔术工具箱、一双鞋、一套洗漱用具,仅此而已。

想打电话给他,才发现手机里连他的名字都不曾出现;不是没有去寻找,才发现自己竟连他家住何处也不知道。一时无措,这才想起他是一个来路不明的转校生,一向是他迎着自己的生活。冒失地闯进他的生命,莽撞地将自己拦在路上表白,即使相隔再远也只用电话亭联系,甚至声势浩大地宣布想住进自己家里……

而自己,一个自诩“侦探”的高中生,竟毫无察觉他那隐入黑暗中的种种。
这就是他提出分手的方式吧?为一段持续了不到半年的感情。

一种最自然、伤害最小,又最绝情的方式。

明明……说好了要在一起跨年的。

出门透透气吧,总这样闷在家里也不好。既是他先提出的分手,为何又要让自己消沉?

今天就是31日了呢。

当新一打开门的那一刻,才知道雪已积了厚厚的一层。

鞋子踩在雪上吱吱地发出微响,呼出一口气,看着白雾出现又消散。心下不免悲哀:他,会不会也是这转瞬即逝的一抹白雾,在给予过自己这霎那的温暖后,又在下一秒转身离开。

街道两侧的店铺还有圣诞的饰物未卸,推开一家咖啡厅的玻璃门,铜铃响得清脆。店里的木质地板很干净,新一不由地觉得鞋底带来的雪水脏而刺眼。

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端起一杯随意点的咖啡,抿一口。味蕾觉出了苦,但醇香亦留恋于唇齿间。

忽听见另座一阵喧闹。

那是一对年轻情侣,嬉笑打闹间尽是爱河中人的有恃无恐。

烦。

新一皱眉,匆匆几口饮尽咖啡后便快步离开。

是在躲避些什么?是在嫉妒些什么?

只是觉得内心有些空,一个人走在雪路上有些寂。悲伤谈不上,只是……有些难堪吧?

路上有孩子已经在点燃仙女棒,一闪一闪的火星明亮耀眼。

本来最是看不起这种华而不实的所谓浪漫的,可自从圣诞时他在天台上为自己点燃那特制的烟花后,对着半空中闪烁的“Merry Christmas shinichi”,倒是半点也恨不起来了。

转瞬即逝的东西也许也不彻底会消失吧?至少它会留在……新一在心口处握了握拳,却在下一刻便觉察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

他已经和你分手了!

一声重如春雷的警醒自头脑深处炸出。也终于使他冷静了下来——我是一个高中生,一个侦探,而不是一个男同性恋。

没有爱过他,所以不算分手。

要下什么决心似的,他要自己牢牢记住这一点——

即使,是自欺欺人。

-2-

“新一,”肩头被人轻拍了两下,回头一看,竟是兰,“你怎么了?”

“没什么啊。”他弯唇说道,平淡温柔的笑脸,将寂寞与矛盾深埋,“兰你出来做什么呢?”

本还想多问几句,但以兰对他的了解,也深知不可能问出结果。便俏皮地眨眨眼,如实作答:“买些新年礼物,也有新一你的份哦。”

“谢谢。”他的脸有些发烫。不是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换作以前,他是一定会回应的。而如今……他还有资格回应吗?

“我先回去了,爸爸还等着我回家做晚饭呢。新一你回家也注意安全啊。”

“嗯。”

他目送她的身影远去,雪堆旁的她身着白色羽绒服,脆弱如一朵白玫瑰,散发着纯真而娇媚的气质。

如果……

试着和她交往——

“兰——”新一冲着她的背影疾呼,但她却没有回头,大概是因为白雪消声。

急急拿出手机,在联系人列表里翻找着她的姓名。

他若是向她表白,兰一定会答应的。

然后他们开始交往,让他回到从前的生活。

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自己曾与男人恋爱的过往了,直到自己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忘却……

忽然手机一震,“来电显示”好巧不巧地出现在屏幕上。

谁这么不识好歹?

手指迅速向左一滑,切断来电,继续寻找兰的名字。

未过几秒,又是一通电话,同一个号码。

难道是什么万分火急的事吗?

该死!

无奈接听,新一将手机贴在耳边——

“和我恋爱就那么让你觉得耻辱吗?”

-3-

是男人的声线。

声音很低很轻,语气间流露着几分委屈与无奈。

几乎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他就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黑羽?”

咬紧了牙,不让自己因生气而吼向电话。他是气的,气对方的所作所为。

“我是怪盗基德。”冷不防,对方抛出了这么一句话。语气平静得可怕,以致于新一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什……么?”

“本来是想,就这样离开的......可是又忍不住要回来看看。我知道你恨这样的方式,也恨你我都是男人的身份,”电话那端隐约有吸气声传入耳,“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我们是宿敌。

“所以……还是成为这样,永不相见的所谓恋人,也许对我们两人而言都会更好。

“说了很多奇怪的话,我知道你能听得懂的。本来计划是可以很顺利地进行的,可我却在你想和兰交往时忍不住跳了出来。不是没想过让你们在一起,可我……终究还是不愿看到。

“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可是——怪盗基德这种臭名昭著的犯罪艺术家,本就是自私的吧。”

苦涩一笑:“你……还有什么对我说的吗?名侦探先生。”

有!当然有。

泪在不自觉间滑落。

终究还是骗不过自己。

喜欢他的这种心情......是没法隐瞒的。

新一咬牙,忍着泛酸的心尖,忍着滑落的泪滴,却只问一句:“你……不回来了吗?”

有很多话想说,但那都可以等到他回来以后再慢慢说起。当务之急,是他们还有没有以后?

“喂喂,名侦探,我是怪盗诶,”他的声线在隐隐发颤,语气犹豫,“交往的半年,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你捕入狱中的打算——若那个揭穿了我身份的人是你,那似乎也是好的。

“名侦探,你有太多机会为我拷上手铐。而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

“现在也依然可以。”新一的泪也淌了下来——这个男人,为什么竟连分手,都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你想让我入狱?”

“不想。”新一坦然回复,没有遮掩,堂堂正正,“因为你是黑羽快斗。”

“没错,新一,我是黑羽快斗。可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而你是一名侦探——我们是宿敌。即使再惺惺相惜,也是敌。”

“我们不是。”

“新一……这不像你。”

“我要你回来。”

“我是一个罪犯。我不能回来,对不起。”

“回来,”他只是重复,“我知道你就在附近。我不管你是不是怪盗,在我眼里你就是黑羽快斗。”

侦探的忍耐似乎已到极限。

“侦探与怪盗的对决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我永远不会在私下捕你入狱!
你还不明白吗?黑羽快斗。”

一口气将内心想法吐尽。

泪在脸上凝住,空气在微妙的气氛中冻结。


半晌。



忽闻身后似有许些动静,衣服上雪团抖落的声音异常清晰。

但新一没有回头,脸上的凝泪使笑容都变得略显难受——启唇,凑近了手机收音话筒:“快斗,白雪的消音效果可真好啊。”

还有一句。


“欢迎回来。”


-后记-

“新一,你是不是还缺了一句什么话没对我说啊?”

“没…没有”

壁炉的火光映出沙发上两人重叠在一起的身影。

急促的呼吸,细碎的喘息,断续的呻吟——小别胜新婚的盛情。

快斗舔舔对方的唇,然后令舌头探入他的双唇间,落下一记湿漉漉的深吻。

他被他吻得喘不上气,挣扎着想脱离,却被他固在沙发上动弹不来。

“新一,那一句话是什么呢?”低眸笑着看他,又是这副怪盗基德专用的扑克笑脸。

新一咬牙:果然是怪盗偷心。

“我……我喜欢…你。”

语气中有赌气的意味——既然你想听,那就听好了。

抬眼看他,新一的蓝眸中隐约透露出好胜的情绪。

似乎早料到了新一的反应,快斗闻言只是一愣,便将唇贴近了他的耳畔。

气息很近,呼吸很重。

“真巧,新一,我也是呢。”

“快斗,以后你不能再这样了。”圈住了对方的脖颈,新一从嗓子里嘟囔出声。

从未见过他这般撒娇的模样,快斗此刻竟是不由地感到一阵自豪。

当然,自豪之余还有更重要的事——

他反抱住他,低声下气:“再也不会啦。”

看着怀中人在得到回复后满意地眯上眼,快斗不禁吻了吻对方的耳垂:

“估计早已过零点了吧——新年快乐呀,我的新一。”

只一句话,却带着怪盗特有的浮夸而华丽的浪漫。

新一正欲开口回应,零点的报时钟声却很不恰巧地响起。

说好的早就过去了的零点呢?

快斗的动作一僵:太尴尬了。

他却笑了,深深凝视着快斗的双眸:


“バガ——


新年快乐。”


评论(1)
热度(93)
© 黑羽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