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子文

喜欢的人是天使,仙子,精灵。

【快新】一夜痴狂

4.19特篇,已完结。

原创,短篇,OOC。

求评求拍砖。

【设定】

[黑羽快斗]怪盗KID身份已退役(雾)大学四年级学生

[工藤新一]大学四年级学生侦探身份保持

[关系]工藤新一对黑羽快斗单箭头+同校同宿舍+互知身份+挚友

[那么……正文↓]

他要结婚了。

在所有人意料之内与自己的意料之外。

他将举行婚礼的时间地点在每一张发出的邀请函上标注得快乐而明确。不需要推理就能得出结论的明确清晰。

因为他的婚礼本就没有身为侦探的自己的容身之处。

是的,他要结婚了。

工藤小声提醒着自己,试图收回对他的臆想。

他与她的爱情是这座城市里最常见的故事。可又正是因为常见,才显得坚固恒久吧?

曲曲折折十五年,他和她终于走在了一起。不是以青梅竹马的身份,而是准夫妻。

收起了曾经的招摇与张扬,沉淀下来的,是成年男子独特的魅力。而这魅力,他只留给了她一个人,连多余的一点点,也不会分给自己。

也是,自己与他不过共度了四年,有什么可比之处呢?

或者说,在他心里,自己就从未有资格与她相较。

应该祝福他的,以舍友的身份也好,以知己的身份也好,甚至——以曾经的“宿敌”身份,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宿敌”......想到这个词,心不免紧了紧。

有多久,没在他面前以这种身份出现了?

自己仍是侦探没错,但那个嚣张的白衣小偷早在黑羽正式宣布与她相恋的那天起,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昨日还见他的披风在夜色中猎猎作响,而今他却已金盆洗手只为讨女友一笑。

怪盗KID,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

所谓“宿命的对决”,于他只是漫漫人生中一场无伤大雅的游戏罢了。

对他而言,唯一不游戏的,大约只有对中森青子的感情吧?

——他与她会不会去水族馆约会呢?

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工藤不禁笑了笑,倒有了些苦中作乐的意味。

“咚咚!”

敲门声将他拉回现实,方才略显茫然的眼神在一瞬内平静如秋湖水面。工藤自然知道那是谁——他的舍友,黑羽快斗。

转身去开门,果然看到了对方的脸——一张与自己有九分相似的脸。

眉梢间却带着魔术师特有的浪漫浮夸——尤其是当他与中森青子相恋之后。

“又没带钥匙?”工藤只留了一个门缝后便扭头回到了床上,读着笔记本电脑上教授发来的论文长评。完全无视了黑羽手上的东西。

“工藤你也太狠了——"黑羽费力地把东西拖过门框,然后干脆扔在了地面上。工藤探头看去,只见到了几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看起来很重的样子,"这可是我们两人的份,你也不帮我拿一些。"

“你这是要做什么?"塑料袋露出黑羽最爱吃的薯片的包装袋,工藤疑惑地皱眉,自己倒不记得有拜托过让他帮买零食。

况且平时不都是自己去帮他买这些东西的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今天是阴天啊。

见到工藤不解的神情,黑羽弯唇笑道:“我要结婚了啊。”

"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有一点点难受,不过已经习惯了。

“今晚就是婚前的疯狂单身夜咯!总得庆祝一下吧——黑羽嘻嘻笑着,似在期待对方的反应,“最后的单身时光诶。”

淡淡瞟他一眼,工藤收回目光,重新躺回床上:“那你玩得开心。”

我怎么忘了,你的婚期就在明天。

明天起,我就要眼看你离开这里了。

但这一切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工藤心里念着,眼中流露出些许悲哀。

“你在想什么,当然是你和我一起过,”黑羽有些不满地皱皱鼻子,“买了这么多酒,不喝就要浪费了。”

工藤定了定神望着他,心里有些犹豫:“没记错的话,东京大学的宿舍里是不允许喝酒的。”

有这条校规吗?

记不清了,但这并不是关键......更主要的是——

工藤微垂眼脸,断开与他的对视——

若是酒过三巡说出了些什么,可就麻烦了。

黑羽略略回忆着四年前看过的宿舍规章,然后肯定地回答道:“咦?管理条约里没有这一条啊,工藤你记错了。”

果然黑羽的记忆力很强,这种事是瞒不过他的。

顿了顿,对方似是想明白了些什么,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工藤,难道你是怕酒量拼不过我?”

那就顺着他的意思回绝吧。

“的确,我的酒量不好。”第一次在他面前示弱,工藤不太适应这种感觉。

不能喝酒,更不能喝醉,因为要保留住那份感情。

最好一辈子都别叫他察觉。

黑羽愣了愣,没有想到他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可是......买的酒已经摆在这儿了,自己一人可喝不完。

“那就不醉不休。”

霸道地决定了二人派对的举行,黑羽将工藤半拉半扯至桌前。然后自顾自地开了两听啤酒,将其中一听推向他:“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都要结婚了,你不帮我过个狂欢单身夜怎么行?”

我知道你要结婚了。

我真的知道了。

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一提再提。

粗鲁地灌下半听啤酒,工藤的动作里已满是自暴自弃。

但当看到对方得意的神情时,他也不由得朝他笑笑。

还是没法拒绝他……

“这不是喝了嘛,我就说工藤不会那么狠心。”黑羽见他举杯,便咧开嘴,同样大饮了一口入肚。清冽的酒水滑过下巴,染湿领口处的薄布。布料贴在他的锁骨处,隐约勾勒出几丝暧昧感。

工藤偏头悄眼看他,正巧见了黑羽的这副模样。心下一动,又马上端起了啤酒罐大口吞咽。

不能看他,不能让这种眼神被他发现。怎不知他生性敏锐,瞒了四年的事情若真功亏一篑,会让自己后悔至死的吧。

接着酒劲,黑羽又向工藤坐着的位置靠了靠,手搭着他的肩,开口便对他分享自己的幸福:

从她与他和初遇,说到步入婚礼殿堂的前后经过。

真奇怪啊,为什么这种时候还那么喜欢他幸福的笑脸,即使他在叙述的是另一个人。

工藤任他海口胡扯,内容并不入耳,只是感受着他手臂的暖意,听着他时缓时急的语调,凝视着他滔滔而谈时开合的唇。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他最后一次呆在这里。

——含在嘴里的酒变得苦涩,要赶紧咽下去才行。

明天,明天他就去结婚了。以后会搬到哪里去呢?是黑羽家还是中森家?是大学附近还是另一个城市?

——又是一口啤酒入肚。原来酒的味道真的很好啊,怎么从前就没发现呢?

他知道我会喜欢他吗?这般毫无顾虑地靠近我。不过即使他再敏锐,也不会往这方面想吧。同性恋应该蛮少见的……啊,真恶心。喜欢上的人竟是自己的挚友。

——啊咧,酒罐怎么就空了?算了,再开一听,再喝多一点……没关系的吧?没关系的。

他根本没在意过我看他的神情吧,只是舍友而已,只是朋友而已,一个女友都够他忙的了,我算什么。

——这是第几听啤酒了?嘛,虽说这也不太重要就是了。头好痛……糟糕,难道我只是喝啤酒也会醉吗?

黑羽快斗,你就要结婚了啊。

为什么……我要喜欢你啊——

几十听啤酒的威力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一直在他身侧絮絮叨叨讲故事的黑羽回头,才发现工藤已捏着空酒罐趴在了桌上,半眯着眼、醺红了脸,嘴却紧闭着一声不哼。

因为从未与他对饮,黑羽也没想到工藤的酒量连啤酒都斗不过。赶忙找出了醒酒饮料侍他喝下。

看了一眼桌上摇晃欲倒的啤酒罐……自己一会儿没注意,他已经喝了这么多!……怪不得会醉。

这家伙的酒品倒是不错啊——看着工藤的醉态,黑羽在心里总结道。至少不会像白马那样,一醉酒便开始乱嚷嚷。

他有什么心事呢?

黑羽靠坐在他身旁,用手指轻点了一下对方眉间微微的隆起。

从他拿着啤酒零食走进宿舍起,就隐约发现了工藤的不对劲。

虽说平时也总皱着眉,对自己一副闲人勿扰的样子,但工藤今天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些。

难不成是失恋了?

——不不不,这不可能。从来没听他说起过恋爱方面的话题。

况且……完全无法想象啊,工藤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咽了咽口水以缓解不安,黑羽俯下身子,凑近脸,与他四目对视——工藤半睁的眼动了动,视线飘向另一个方向,眉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些许:“黑羽你离我远些……挨着坐很热。”

果然不对劲。

不过似乎意识尚存,看来醒酒饮料还是有些作用的。

“别总皱眉啊工藤,为我开派对时就不要想着案子了嘛。”

我想的不是案子。

工藤撇撇嘴,不再言语,将手边的半听啤酒喝尽。

看来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醉……这家伙,黑羽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别喝了,你渴了就去多喝些水,”眼见饮酒如灌水,黑羽急急拦下了他伸向另一听啤酒的手,开口劝着,“剩下的我来搞定就好——这可是我的单身夜诶,你先喝醉了算什么啊。”

工藤也不恼,听到他的话便真的垂下手趴回了桌面。安安静静地看着黑羽“代解决”掉一听又一听的啤酒——像是在欣赏这个魔术师的告别秀。

他只是在喝酒而已,可一到了自己眼中,就显得那么的好看。

发现了桌沿摆放的醒酒饮料,工藤用已略显笨拙的头脑想了想,然后悄悄叹了口气——连这种东西都备着吗?是为了不让宿醉影响到他明天的婚礼吧。

舔舔嘴唇,工藤哑着嗓子开口:“这是第一次和你一起喝酒……”

听见他闷闷的声音,黑羽却没有马上回话。

也是最后一次了——他可以猜到的,对方想说的下半句话。

沉默半晌,黑羽大概猜到了工藤的心事。

“舍不得我?”带着笑意的语调,可以看见他脸上停留的微笑,工藤不知该不该在这种时候称赞一下这位魔术师的好素养,“工藤你是我一生的挚友,这一点是不变的……所以你不用去忧心的。”

永远的poker face。

想知道温柔面具下的黑羽究竟是何种模样的同时,也深切地知道,那个真实的黑羽不是自己可以触及的。

想象不到,更不想去想。不是自己真实体会、真实看到的,就毫无意义。

两人间的氛围陷入了尴尬的静寂。黑羽手中的啤酒却没有断过。

空空的易拉罐散落在地上,不像是所谓的“疯狂派对”,反而有些神似一场糟糕无趣的离别仪式。

直到整整半箱啤酒落肚,他终于满足似地发出一声喟叹。

然后,黑羽起身移了几步,灵活的双手在眨眼间又打开了一瓶酒。那是一个精致的玻璃酒瓶,在起子打开瓶盖的那一刻,酒香在空气中弥漫。工藤嗅了嗅,可以感觉到这酒的纯度并非啤酒可比。

但他没有开口阻拦。

脑子在一片混沌中沉沦,无法思考,无法控制。

不能说话。

因为现在的他根本没法吐出清晰的措辞。

我喜欢你。

一个诡异的句子突然冒出,并在脑中不断回放。

只要看着他,这句话就没法停止地自心底涌出。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单调地重复着。不受控制地重复着。

见鬼!这是部分性失语症吗?捂着发痛的头,工藤复将脸埋进手臂间。

想说的是“别喝了”。话明明已到喉咙,却一个字也挤不出来。

简单到幼稚园小朋友都会说的话,可是......为什么会变成另一个句子——

“好き......”

工藤微微启唇,字眼不由自主地蹦出。

不行!

仅剩的理智在大祸即将酿成的那一刻中断。工藤死死抿住了双唇,一身冷汗。

喂喂,我在做什么啊!

“工藤你在叨叨什么?”小啜了一口酒水,黑羽扭头看向他。显然是没听清工藤暧昧的半句表白,然后又咕噜噜地仰头大灌了一番。

“超好喝!看来白马的品味也是可以偶尔相信一下的——可惜工藤你现在就醉了......”他的脸上浮起酡红,望向工藤的眼神里是不加遮掩的遗憾之情。酒水或是汗水,早已沁湿他的半件T恤,喉结有规律地上下滚动着。充分诠释了他“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态度。

工藤不再敢看他,低垂着眼紧闭着嘴,面上红得叫人分不清是羞愧还是醉容。

“工藤,你的脸好红,”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黑羽愣着脱口而出,“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好看……

“——酒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啊——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宿舍里,张扬口气里的幸福多得快要将工藤推搡出门。

大概是,那酒的浓度太高了吧。

工藤眯着眼,想伸手捂住耳朵,只觉得那笑声刺耳得叫人难受。

明明平时很喜欢听他笑的。

你这样……好看……

——被一个醉酒男人这样形容还真是让人尴尬啊。

啊啊……为什么啊——我会突然那么不甘心啊!

终于忍无可忍地夺过黑羽手中的酒瓶,工藤一口气将剩下的大半瓶酒倒入口中。

本就虚浮的步伐又乱了几分。是酒精冲昏了头脑吗?大概是吧。

他摇摇晃晃地从地板上直起身,扶着床沿站稳了,然后——手中已空的酒瓶倒转了一个方向,细而长的瓶口正对黑羽的鼻梁,作出一个“单箭头”的架势。

原则、底线、社会伦理?

不,不想理会了。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舌尖上还有酒的醇香与辛辣在打转。

酒精是一个好东西。可以给予人一种特殊的勇气。

比如,在今晚。

让我说出来吧……

“我——”

我,什么呢?怎么还在犹豫?太像个懦夫了,这样的自己。

可是,懦夫也会为了什么而拼命吧?

说出来吧,在他结婚前的最后一个“单身夜晚”……


“我喜欢你。”


几不可闻的音量,霎那间没有了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时的浩荡气势,亦失掉了前半句故意拉高的语调。

不可思议地,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后悔与懊恼。

心里的负担在开口的瞬间卸下,一种名为“解脱”的情绪流过血管,化作了一层雾气蒙在眼前,视线有些模糊。扯了扯半边脸,工藤终于露出了今夜最坦诚的微笑。

如果忽略掉嘴角上那拭不去的悲凉的话。

他听到了吗?谁知道呢,毕竟那家伙可是演技一流的世界怪盗啊。

亲手,将两人的所谓友情推下了悬崖了。以前……明明很珍惜的。

可是,也不可否认会常在脑中冒出这样的想法呢:让“挚友”之类的称谓都去死好了。

这种感觉,很明显是“喜欢“吧。


身体好乏,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后遗症?坦率承认感情的后遗症。

重心一时不稳,工藤就这样摔向了前方——胸膛撞击在书桌边缘,炸开一股子钝痛涌上神经中枢。但他却自暴自弃似的没有挣扎,干脆就想着以这样的姿势趴着睡着好了。

工藤没有再抬眼,只是随着书桌的微动和地面发出的脚步声推断,黑羽已经离开了这张桌子。

他听见了啊。

侦探闭上的双眼,反而让他的思路变得清晰起来——

因为觉得恶心而不想继续呆在这里吗?好吧,也能理解啦。

反正早就猜到了。

!?——

嗯?这是什么——覆上唇的温暖让他猛地睁开眼,然后黑羽放大的脸就这样出现在视野中。

一记轻吻,带着酒水稍稍沾在唇上。

黑羽此时的眼神很朦胧,工藤甚至不敢肯定对方是不是在看向自己。他吐出的每一口气中都是灼热的醉意。看得出来,他是完完全全的喝醉了:“我也喜欢你......笨蛋青子......”

笨蛋......青子吗?

隐约记起了,他曾向自己提过的,那女孩向他表白时,就是在酒吧里,两人喝醉的情况下——

“那天她几杯就喝醉了,突然就拿起酒瓶指向我,大声喊着,说喜欢我

“我都没想过,居然表白会被她抢了先。哈哈,真是捡到宝了,那家伙......”

“我……不是…”工藤下意识地想反驳,但却在看到他迷离双眼后改变了主意。

干笑了两声后,他伸手扯来黑羽制服上半系着的领带。

被奖励过糖果的孩子自然想要得到更多,即使这颗糖掺杂着细碎的玻璃屑。

讷,黑羽,稍微让我索取一点扮作你恋人时的演出费吧?

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工藤将他身上的酒气深深吸入了肺腑。

让我再吻一次吧,黑羽。让我能在嘴唇相碰时将你的脸记在心底。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扯住领带的手骤然施力,工藤扬起下巴,恰好对上了黑羽的唇。两人嘴唇相抵,他的眼睛却微微睁着,不愿错过对方的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

自然不敢将舌头探进他的唇齿间,工藤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动作,仿佛初中生恋爱中的亲吻。只是这种程度,就已经满足了。

——直到黑羽发出了不满的低哼,他才将脸别过一侧,避开了黑羽略略伸出的舌尖。伸手摸了摸眼前这个醉汉的侧脸,指腹传来的温热叫人贪恋。


这个时候能被你当作最爱的人,其实也够幸运了。

适可而止——侦探的准则之一。

那么……再见了。

其实早就作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毕业论文是在三个月前上交的,而攒够学分是在七个月前。

说实在的,也没想到自己能陪你到现在。

明明你那时候都已经订过婚了,我这样是不是挺烦人的?

抱歉,伴郎之位我可得缺席咯。

最后无言一笑,他将打点好的行李大包小包地挪出了宿舍。


啊啊,这荒谬的一夜。


用食指搔了搔脸颊,工藤撇撇嘴,望向夜空——凌晨三点,最黑暗的时刻。


——天已将明。


他没有再回头,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后记]

4月20日。

一张报纸随风飘落在他的脚边。

报纸头条上,赫然是那个怪盗KID专属的涂鸦头像——

“销声匿迹四年有余!怪盗KID发布卡函正式宣布金盆洗手!”

浅笑一下,他将鞋子踩上了报纸。像在踩灭一支被抛弃在地上将要死灰复燃的香烟。

与此同时,围观着案发现场的人们还在高声感叹着此处命案的结束。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先生”?工藤新一先生?

……嗯,有什么事吗?

可以允许我跟你拍张合影吗?我最崇拜你了!

——女孩举着手机小心翼翼地仰视着这个传奇般的民间神探,眼神里满满地载着敬畏。

可以哦。

——男人微微偏过头看向她,勾起了一个帅气阳光的笑容。

仿佛回到了四年前。


=FIN=

最后是碎碎念的时间——

呼呼终于完结了,本来想一星期完结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

说真的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会越写越崩,到最后真的有一种无病呻吟的感觉,但还是硬着头皮写了下去了哈哈哈。

总是觉得节奏感不太好,将手稿改了又改,于是就越来越长……越来越长……本来预计不到3000的短篇活生生变成了现在这样(远目)

字母君几度即将发生,但终究还是没能发生。

虐得还是蛮开心的?(喂

评论(5)
热度(72)
© 黑羽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