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子文

喜欢的人是天使,仙子,精灵。

【快新】糖果,mua——!

段子长短,万圣节小贺。

半夜出稿,无大纲无手稿无构思,乱七八糟逻辑奇特。

人物是原著的,OOC是我的。

求评论求指教求拍砖!



=正文=


关于万圣节。

在黑羽快斗看来,这是一个有趣的节日。用家传的特殊化装技巧,将自己打扮成各种各样骇人的造型去参加party;

用魔术师的灵活双手,挖空并凿穿一个南瓜然后安上蜡烛出门游荡;

用这副讨巧的面孔露出微笑,仿佛只需要摊开手心就能轻松获得全世界的糖果。


然而今年的情况实在有些特殊——


“黑羽,我今天不打算出门。”


半年前才正式确定关系的恋人如是说道。

然后合上了书房的门。

他当然能理解对方的想法——毕竟万圣节不仅是一个狂欢盛宴,更是一个“犯罪天堂”。

职岗的警察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是给孩子们的各色糖果,中心广场上肆意泼撒的红色颜料映衬闪着幽光的骷髅头,兴奋的年轻人甩着“残肢断腿”炫耀身上血腥的纹身……

没人会去责怪他们,因为这是一个特别的节日。

但是……

黑羽快斗苦笑着捏了捏眼角,叹息。

新一是在怕他自己一出门便会令那些番茄酱真的染上了锈腥味吧。

——难不成在这以前,他也是以这种方式来躲避着万圣节的吗?


“新一,我进来咯?”


拧开门把手,黑羽快斗不等屋内人有所反应便迈步走了进去。

工藤新一闻声抬头,皱眉看向他的笑脸:“你自己去玩就好了,我今天要解决一个案件。”

见黑羽快斗仍是笑着而没有下一步动作,工藤新一忽而像是顿悟了什么,湛蓝色的眸动了动挪开视线,然后伸手拉开了抽屉,抓了一把缤纷的糖果堆到桌上——

“糖果我已经给过了,你就别捣蛋了。”

言罢,重新埋首于厚重文件中,余光看见黑羽快斗取走了那堆得像座小山的糖果,轻轻舒了口气。

虽然对于无法陪他过节这种事还是有些愧疚的,但是工藤新一相信那家伙即使是自己出门乱晃也照样能玩得风生水起,所以自己还是别出门去破坏节日气氛比较好。

“喀啦——”

包装糖果的锡箔纸被扯开的声音。

工藤新一有些奇怪对方为什么还没离开自己的书房。

正当他准备仰头看看那家伙正在打什么主意时,唇上突然覆上了一片柔软。

甜味随着舌尖的探入而溢满口腔,工藤新一在吃惊之余也不由被这腻人的甜度软化了态度,原本隐藏在心底的愧疚与失落被这个吻激发了出来,他主动回吻,然后顺从地接受了那颗从对方口中渡来的水果糖。

一吻毕,工藤新一睁开眼却只看到了恋人微微颤抖的肩膀与低垂的头颅,不时泄出的气声令他差点没忍住揍他。

“笑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新一你明明也很想跟我一起过节嘛。”

“这种无聊的节日我没兴趣。”别开脸却掩饰不了开始泛红的脸颊,水果糖在唇齿间转了一圈,一向对甜食无感的侦探被刺激得有些口干舌燥。

“喔,”黑羽快斗望向天花板,稍稍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声调和语气,面上一派无辜,“'我对小偷没兴趣'我记得貌似以前也有个名侦探这么说过。”

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工藤新一脸上的红迅速升至了耳尖。

“黑羽快斗!”变声可不是这么用的!

魔术师的上半身前倾,最后保持着与对方鼻尖相触的“零距离”,笑容里多了几分真诚神色。

“今天新一陪我一起过万圣节吧,”海蓝色的眼睛里只剩下了恋人的身影,“我们不出门就是了。”

“可是——”

“变装派对又不是只有今天才开,况且缺了新一……于我而言还有什么意思?

“放心啦,我已经收到糖果了,绝对不会捣蛋让你困扰的!”

当然,这句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谎言罢了。


—FIN—


(一些废话)

据说北美那边的万圣节常常发生命案,所以有了这么一个构思(虽然日本不属于北美)因为节日氛围等原因,尸体常常被当作闹剧和装饰品,所以这种案子一般也是较难破的那类。

如果是新一知道自己有死神光环(x)的话大概不会选择这天出门吧……大概。

总之还是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啦!XD

评论
热度(66)
© 黑羽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