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子文

喜欢的人是天使,仙子,精灵。

【快新】契约关系(4)

*欧美三大设定之支配与服从

*私设如山!

*本文的D/S设定主要参照国际DISC测试标准,每个人格都是天生注定的。

*Sub=Com,服从者

==============================================

【chapter 4】

一个Sub体内有可能产生征服欲吗?

工藤新一的脑中闪过这一念头。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Sub,只是为了服从而存在。

所以一直以来,Sub所获得的权利都是不平等的。

从他们被改造出来的那一日起,人就变成了那只知蒙眼转圈的推磨驴。

50年前,正值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期,一组荣获了“战时诺贝尔生物奖”的人类基因改良剂——“DISC”诞生了。它的出现,扭曲了这个世界的规则,甚至畸化了“人道主义”的真实含义……它的发明,原只是为了创造出一支绝对服从的死士小队,然而,代价竟是全球民众的人格——

药物副产品因实验室清洁员工疏忽而被窃取,在有心人诱导下,仿“DISC”的残次药物用时仅仅2年,遍布全球。

待各国终于从战火中脱离,人格分化已严重两极,人格欺凌与压制现象层出不穷且无法制止。DISC由两种对立人格分裂成为四种,新增的Ste和Inf趋于健全,但Dom俨然才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王者,而原本基数最大的Sub被Dom疯狂虐杀,幸存者的人身安全岌岌可危。

在此困境下,联合国草拟的《Com保护法》以救世主的姿态诞生,这部漏洞百出、资本式民主的法律,声称给予了Sub最好的人权保障。

实际上,它的确保证了Sub的人数不再迅速下跌,但……也仅仅如此了。

法律一次次完善,但明眼人依然可以看得出来,Sub并没有因此得到所谓的人权。

似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竟弱者向来只有被嘲笑的低贱地位——人格歧视与职业偏向,绝不可能对Sub完全公正。骨子里滋生的懦弱,血液中的屈服原则,使得他们永远只能依靠强者维持生计。

Sub数量很少,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稀缺,但在这一点上,人类似乎从未有过“以稀为贵”的意识。

因为他们是异类。

工藤新一自觉从未有过歧视Sub的想法,但是在案件中偶然遇到单身Sub时也会有意避开,以免Dom的血统压制使他们感到不适。但一些其他的Dom就不会这么善解人意了——

退避开的,多半面带嫌恶。而寸步不离的,大都眉眼猥琐:虽说D/S契约是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但黑市上有不少屡禁不绝的药物,可以左右Sub本就脆弱的神经,令他们被“自愿”建立契约。

作为旁观者的工藤新一,以Dom视角目睹这一切长达17年。并为Sub的平权行动耗费过许多精力,站在正义与真理那面的侦探,绝不可能赞同那些披着民主外皮的沙文主义观念。

如今,他却被迫换到了另一个对立的视角——从Dom变成Sub,甚至有可能要因此舍弃“侦探”的身份……

脑中不受控制地开始回想昨晚的那起飞来横祸,以及今天呆在学校里如履薄冰的经历。

……还有,黑羽快斗毫不犹豫的拒绝。

等着吧。

忍着因怒意而再度升腾的疼痛,工藤新一咬紧牙关,一步一拖着走向回家的路,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使他眼前发黑。

即使变成了一个Sub又如何?

穿过街道,路经小巷,工藤新一倚靠着工藤宅的大门,掏出钥匙,脑中的想法越发与Sub的服从性背道而驰——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依然只会是我。

=F=

不远处,黑羽快斗放下了望远镜,收回胸前的口袋里。

眼见工藤新一到家,高高悬起的一颗心终归平静。毕竟多年朋友,他不可能因为一次矛盾就放任对方自生自灭。

至于那个请求……

黑羽快斗必须承认,他有过一瞬间的心动,但也仅仅是那一瞬间的不理智罢了。

他不知道工藤新一究竟经历了什么,那涌动的血统召唤分明是今天才出现的,一开始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如今听到对方的语气,显然那个所谓的名侦探也没有了解这次的人格转变究竟有没有副作用。

在遭遇这种事情后,他第一个寻求帮助的对象竟是自己。

不得不说,有点受宠若惊呢。

压了压帽沿,黑羽快斗一边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一边在脑中回顾着名侦探刚才的反常举动。

望远镜里毕竟有别于直接观察,对方的情态在凸面镜与凹面镜的共同作用下带着朦胧的距离感。

望远镜里的主角只有那个人——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在他走后突然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工藤新一用手攥紧了胸前衬衫皱紧双眉;看着工藤新一的汗打湿头发缓缓倘入领口;看着工藤新一的脸色因某种情绪而变得通红……黑羽快斗忆起此情此景,竟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当然看得出来,那人是在生气,嘴唇紧紧抿起,眼睛简直像是在闪烁红光,看出这一点甚至不需要用到他引以为傲的“Dom自带察颜观色技能”。

Sub仍能拥有愤怒这种情绪吗?从未认真研读过属性相关书籍的他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因为在那一瞬间,他发现……

自己居然为此停窒了一下呼吸了。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血液里的征服欲动心了。

那该死的血统召唤,竟使他差点卸掉跟踪装备跑出去朝工藤新一大喊“我们签订契约吧”这种可以打脸打到外太空的话。

强行压制血统召唤的过程并不美好,尤其是每当望远镜那边的侦探因承受不住愤怒而产生更大的反应时,他觉得自己的动脉快要炸开了。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鬼使神差地继续跟踪着工藤新一,以确认他能平安到家。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黑羽快斗拎着装有巧克力的袋子打开了家门。连拖鞋都没打算穿上,他走过玄关来到客厅后,便脱力般倒在了沙发上。



明明自己是拒绝的那个人。



为什么……会感觉那么疲惫呢?

—TBC—

斗子动心啦!敲黑板划重点!(并不是
其实Dom在看到会愤怒、会叛逆的Sub时会更想征服吧……瞎猜的,我也不知道hhh
于是非常愉快地水过了一章,各位看官有没有感受到我的爱——!【被殴

那么,我们六月再见吧XD

评论(6)
热度(39)
© 黑羽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