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子文

喜欢的人是天使,仙子,精灵。

【快新】契约关系 (1)

*欧美三大设定之支配与服从


*私设如山!


*本文的D/S设定主要参照国际DISC测试标准,每个人格都是天生注定的。


Dom:支配型人格,指挥者(词根:Dominance)

Sub:服从型人格,本文中有时称Com以表尊重

(词根:Submission/Compliance)

添加的设定有↓

Inf:影响型人格,社交者(词根:Influence)

Ste:稳定性人格,支持者(词根:Steadiness)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同校设定,友人设定。

*背景的技术设定略高于现代,大概是半~一个世纪后的未来世界。但是基本与现代社会相近。


求评论求捉虫,你愿意拯救这个在ooc里苦苦挣扎的作者吗QAQ(不愿意

如果你确定能接受以上乱七八糟、辣眼睛的设定,那么......正文↓

==============================================


【楔】

他在草丛间醒来,深吸一口气便灌进了满腔的青草味道。

头很疼,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噬咬他的神经,由内到外的疼痛感传导开,他甚至能听到鼓膜在强压下扑扑作响。

这是……怎么回事?

直起身眨了几下眼,希望能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漆面斑驳的墙角,昏暗暧昧的灯光,以及……他这个倒在地上不知昏迷了多久的高中生。

隐约想起了自己到这里来的原因,并不由地开始担心兰的安全。曲起五指握紧了拳,他作为一个赫赫有名的高中生侦探,何时这般狼狈过?

抬手揩去唇边残留的水渍,看来自己昏迷的时间并不算长,毕竟被强灌的水濡湿的鬓发还没干透。扶着墙勉强站起,一边在心里确定自己的情况——很好,似乎除了头部的疼痛,别的部位并没有受损,小脑在痛感中受了刺激,使他的脚步变得显得虚浮了些。

兰,应该没事吧。

皱眉启动着戴在手腕上的个人智脑,智脑实时体检的那一行行数据他却没有耐心阅读,径直打开了通讯录拨号给兰。

“新一?你去哪里啦!——”

甫一拨通号码,她的不满语气便从智脑里溢出。工藤新一自然能听出其中的担心意味,但同时也放心了,她并没有被牵连收到迫害,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啊抱歉抱歉,刚刚目暮警官临时接到了一个案子就把我叫过去了,没有来得及告诉你,”竭力掩饰住小小的颤音,他勉强干笑了一下,“案子还没结呢,不用担心我,先挂了。”

“等等,新一你——”

通话截然而止,他缓缓地舒了口气,然后提起精神打算将自己拖回家里。

不论是为了自身安全,还是为了弄清那个神秘组织的目的,他都必须要回家去全面检查一遍自己的身体。

他可不信那个人给自己灌的药会是什么营养保健品。


【Chapter 1】

随意哈出一口气,看着白雾凝在眼前又匆匆散去,然后,又一次重复这一过程。

“明明是个高中生还是那么幼稚啊,果然是笨、蛋快斗。”中森青子两手提着包从家门口走出来,几步跟上他的步伐。说话的语气里有意添上了浓浓的嫌弃。

“被穿着白色内裤的平胸女这样说还真是不好意思呢——”拖长尾音的同时悄然一跃避开了当头一击,“唔啊、你就不能学着温柔点吗?毛利跟你关系那么好,怎么就没教你变得淑女些?”

“青子倒是有跟兰同学讨教空手道的几个基础动作啊,感觉最近青子的臂力都有提升了不少……”

“不……这种技能你还是别学毛利比较好。”

“哼,知道害怕了吧,”中森青子心情甚好地扬了扬下巴,抬眼却看到了不远处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啊,工藤君,早上好。”

身着黑色制服的工藤新一似乎在站着发呆,直到她的招呼近至五米处才有所反应,对上视线时笑了笑,与平日里那种温和有礼的样子没有任何区别:“中森同学早。”

“哟,名侦探,一大早就在发愣吗?——唔,平时似乎都是你的女朋友在等你啊,今天怎么……”

“黑羽君、青子,早上好。”清亮的女声在不远处一住宅的门口处响起,毛利兰自然地走近中森青子身边,彼此点头以示问好,“今天你们真早呢。”

“早,”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他又添了一句,“啊对了,情人节快乐。”

言毕,斜斜向工藤新一抛了一个调侃式的眼神。

毛利兰闻言只是再度弯了弯眉眼:“情人节快乐,我在周末时有做巧克力哦,黑羽君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尝尝呢。”

“真的吗,那么用心准备情人节礼物,毛利你果然是女生的典范呢——”言语中又是意有所指。

“含沙射影,快斗你这家伙!”

两人打打闹闹向前走去,毛利兰垂眸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新一,走了哦,要迟到了。”

工藤新一愣了会儿没有回话,最后沉默着笑笑,抬步跟上了三人的步子,看起来也说不上有多反常。

但是……

毛利兰微微皱眉看向他的侧脸。

虽说平时他也不会主动加入黑羽君和青子的对话,可也不会那么沉默……

这种沉默得快要将自己的存在感埋入尘土里的感觉,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人身上?

黑羽快斗在伸手挡住青梅竹马将硬质书包击来的同时,回头看了一眼工藤新一所在的方向。

血液里的Dom基因在叫嚣着些什么。

抬手挠了挠一头乱发,他重将注意力转移至自己那闹腾的青梅竹马身上——

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出现了错觉吧。

=F=

虽然自己的确说了“情人节的巧克力当然是多多益善啦”之类的话没错,但是——

面前的女孩因害羞而微垂的脑袋、泛着淡红色的面颊、不自觉咬住下唇的小动作,以及……轻颤着向前伸的指尖处,那块心形的巧克力。

黑羽快斗偏过头不敢看她的眼睛,用右手指习惯性地搔了搔脸颊。

——这种情况,即使是拥有着千万女粉的怪盗殿下也不擅长应对啊……用一句“抱歉我不收本命巧克力”打发掉不知道可不可行?

“黑羽同学,这是给你的义理巧克力,请收下吧。”见对方沉默过久,以为是他没听清自己说的话,女孩便好心地重复了一遍。

“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是的,”得到回话的女孩显然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亮亮的眸子定在他的身上,递巧克力的动作又坚定了几分,“这是我专为黑羽同学准备的义理巧克力。”

……专门为一个人准备的心形手工巧克力,被说成是义理巧克力真的不会太牵强吗!

牵起嘴角干笑了一下:“对不起,这块巧克力我……”

“黑羽同学,你就收下吧。”她向前挪了半步,强行牵起了黑羽快斗僵硬的一只手,并将巧克力安安稳稳地塞进了他的手心里。

除了一开始的局促不安,女孩言行中就再没留半分给人退让的余地,隐约有一股强大的气场以她为中心铺散开——

这是……强Dom才配拥有的压迫感。

得了,自认倒霉吧……他捏着手里的巧克力朝她道了谢,然后灰溜溜地回到了教室里。

……姑且认为这真的是一块义理巧克力好了。

趴在位置上端详着手里“被”收下的物件,他长长地叹口气:

是不是最近有点装过头了?

“啊对了,黑羽君情人节快乐,”邻座的同学似乎看出了他的撅撅不振,侧过头来看他,并递出了包里的方形巧克力,“抱歉啊,都到午休时间了才想起来这回事,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看见你手里的巧克力,可能我会到现在都还没能想起来呢——你是不收本命巧克力的对吧?”

“唔……谢谢。”懒懒地从桌子底下伸出手接过,黑羽快斗看着她的脸怔怔开口,“呐,麻生,你是什么属性的?”

冷不防被问了这么一句,她愣了片刻后伸出食指抵在了唇前。

“嘘——”

慌忙看了周围一圈人的举止,确定没人在注意这边后,她才小声回话,“那么大声地问出这种问题,你是想被捉去公审庭吗?”

“我看你也不像是Com啊,紧张什么?”撇撇嘴,在心底暗笑她的反应过度。

“万一我是呢?……真是的,在Dom不在的情况下,Sub的属性都不会明显到被别人发现的程度吧,单凭你刚才那句话的录音,我就可以举报你了——难道你想尝试一下到警卫厅喝茶的感觉?”

“……Com简直就是个濒危物种,我运气应该没那么差。”而且我也的确是个Dom。

“好啦,我是个Inf,偏支配性的——你可不许告诉别人。”末了,她再度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唇,最终却闭上了,没有反问对方的属性。

“是……”

黑羽快斗抬眸看向窗外的天空,正午的阳光相当刺眼。叹气——大概是被当成Sub了吧……难怪以麻生的严谨程度,她不会追问。

毕竟,问Sub有关属性的问题,被举报的话情节严重可是会被行政拘留的。


“黑羽,有人找你哦。”

——又来?哭丧着脸望向门口处,黑羽快斗小声祈祷不要再是什么“心形义理巧克力”了。

拜托啊,我不怎么相信的神明大人……

“是隔壁A班的工藤君诶!他来干嘛?”

“据说是找黑羽君吧,不过平时除了见他们几人一起上下学,也没发现他和黑羽君关系那么好啊。”

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在教室各处响起,黑羽快斗耳尖地抓住了重点——

新一?他来找我干嘛?毛利的第一块巧克力又不是送给了我……

他边想边走出了教室,四目相对,强装镇定地打了个招呼:“新一你难道也要送我情人节巧克力吗?”

“今天下午放学,我有事要说,”毫不理会他的调侃,工藤新一的态度相当坚定,然而语气中还是带上了一点几不可查的服软意味,“让兰和中森、铃木她们先回去吧。”

感觉到了他语气里的那丝不对劲,黑羽快斗微微皱眉。

又是早上那种微妙的突兀感。

“黑羽?”

“好,我知道啦——”侧过身往回走去,黑羽快斗朝他挥挥手道别,“如果是要向我告白,可别临阵退缩哦。”

他的声音不小,周遭被吸引的视线投在两人身上,不少了解他们友人关系的同学都低低笑出了声。

然而作为二人对话中的一员,工藤新一却出人意料地没回答。

侦探深吸一口气缓了缓那种不适的、被压迫着的感觉,然后赶在上课铃打响前回到了教室。

-TBC-

诈尸一下,我也不知道下一章会是何年何月呢_(:зゝ∠)_

可能是个中篇,毕竟这个故事几千字讲不清楚啊......

评论(18)
热度(83)
© 黑羽子文 | Powered by LOFTER